问鼎mlearning

学习的未来:从E-Learning到M-Learning——戴斯孟德·基根博士新著解读之一

国际远程教育权威基根博士2000年在上海作了《从D-Learning到E-Learning,从E-Learning到M-Learning》的报告,反响甚大。基根博士在报告中指出: “M-Learning的发展将使学生在D-Learning上更加自由。只要能够实现其电话装置的无线通信连接,无论在飞机场,还是在他们选择的任何地方,都可以进行学习。无疑,下一代的D-Learning将是M-Learning;其学习工具,如2000年3月在德国汉诺威会议上首次展示的爱立信电话荧屏那样,将为学生提供用户界面友好的未来D-Learning环境。”


从D-Learning到E-Learning


在《学习的明天: 从E-Learning到M-Learning》一书中,基根博士探讨了工业革命、20世纪80年代的电子革命及20世纪末移动技术革命给教育和培训带来的重要影响,勾画了从今日有线虚拟学习环境到未来有线虚拟学习环境的大转变。


19世纪中期,北欧和北美发生的工业革命带来巨大的技术进步,引发了D-Learning。特别是由于交通和通信技术的发展,使远程教学这种新的教育形态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成为可能。而在最初100年(1879-1970),D-Learning常常受到尖锐的批评。传统大学很少承认这种教与学的形式,这一领域的理论研究也未赢得传统大学学者们的尊重。到90年代中期,英国政府建立了一种对包括英国开放大学弥尔敦·凯恩斯(Milton Keyvnes)在内的100多所大学的学术成就进行评价的体系,D-Learning的办学水平和学术成就被进一步证实。出乎意料,开放大学名列英国大学学术成就第10位。开放大学与牛津、剑桥等7所面授教学的大学同置于英国大学前10位的评价统计状态连续5年不变。在书中,基根博士陈述了自己的观点: D-Learning同E-Learning和M-Learning一起,描述了当今D-Learning系统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从而为世界各国的人提供了越来越多学习和获取大学学位的机会。


21世纪初,D-Learning已随处可见,利用Alta Vista这类搜索器在因特网上搜索D-Learning,可以得到上十万个相关的站点。D-Learning系统成功的奥秘在于: 当教师和学生在时空上分离时,仍能确保教育过程成功地进行下去。在非D-Learning系统,如在传统大学中,教育过程是自动进行的,由社会专门设置来实现。D-Learning成功地重整了教学活动,这种重整是由以下两方面的出色活动实现: 为远程学生开发学习材料和提供学习支助服务。无论他们在家中还是工作单位或其它任何地点学习,D-Learning充分发挥技术进步的功能,使教师从学生中分离、学生从学习集体中分离成为可能,教育过程能够得以继续进行下去并取得成功。而传统教育过程通常并非这样。


在《学习的明天: 从E-Learning到M-Learning》一书中,基根博士阐述了D-Learning连续统一体中的重要“一维”——E-Learning,再现了二十世纪末E-Learning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情况。E-Learning有两种形式: 群体远程学习系统和个体远程培训系统。群体远程学习培训有全日制和半工半读之分。个体远程培训分提供教材和不提供教材两类。前者是一种较理想的学习方式,最大特点是学校为学习个体科学合理地准备了远程教材,为远程学习个体设计了学习支持系统。后者只给远程学习者提供教学大纲、课程内容描述、读书清单及已用过的试卷。


在E-Learning系统中,远程的面授教学使得D-Learning的一些主要弱点得到了补偿。这些弱点主要包括缺少面对面的接触,以及不可能让学生学习观察并与教师的教学进行交互作用。E-Learning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使远程集体教学成为可能,这就使在原来作为D-Learning特征的个体化远程教学系统上增加群体远程教学系统成为可能。随着卫星电视、视频会议和其它形式的数字学习的成功,基于万维网的教育自然就得到快速的发展。90年代,无论是传统大学,还是传统的远程教育院校都开始应用因特网。


从E-Learning到M-Learning


E-Learning是指通过因特网或其他数字化内容进行学习与教学的活动,它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所提供的、具有全新沟通机制与丰富资源的学习环境,实现一种全新的学习方式;建构主义和人本主义是其理论基础。这种学习方式将改变传统教学中教师的作用和师生之间的关系,从而根本改变教学结构和教育本质。E-Learning包括三大要素: 数字化学习环境,即信息技术学习环境,具有信息显示多媒体化、信息传输网络化、信息处理智能化和教学环境虚拟化等特征。E-Learning资源,即经过数字化处理,可在多媒体计算机上或网络环境下运行的多媒体材料。它切合实际、及时可信;可用于多层次探究;易于操纵处理;富有创造性。E-Learning方式,利用数字化平台和数字化资源,教师、学生之间开展协商讨论、合作学习,并通过对资源的收集利用、探究知识、发现知识、创造知识以及展示知识的方式进行学习。基根博士对E-Learning的有线虚拟学习环境进行了图解。


如图1所示,E-Learning与传统学习相比呈现许多新的特点,主要表现在: 时间的终身化、空间的网络化、主体的个性化、内容的整合化和交往的平等化等。因为在E-Learning环境中,教学的基本要素发生了变化,如教师由知识内容的传授者、课程体系的呈现者、教育教学的管理者转变为E-Learning环境的创设者、内容体系的研究者、主体关系的表演者;学生由知识内容的被灌输者逐渐转变为E-Learning环境下的主动学习者;单一的课堂讲授和书本也逐渐转变为E-Learning环境下的计算机、多媒体和网络媒体。


事实说明,E-Learning把学习带给了人们,而不再是把人带到学习场所。据统计,在美国通过网络进行学习的人数正以每年300%以上的速度增长。1999年已经有7000多万美国人通过E-Learning方式获得知识和工作技能、技巧,60%以上的企业通过E-Learning方式进行员工的培训和继续教育。Web CT系统也显示,在2000年1月1日,约有33000名大学教师使用这一系统发送他们的课程,使用Web CT软件包的课程达到123000门,有5100万学生注册学习这些课程。全世界至少有48个国家的1100余所院校在使用Web CT作为其课程发送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移动技术的出现使M-Learning应运而生,并代表一种新的学习趋势。基根博士预言: “无线移动技术在90年代的迅猛发展必定会导致21世纪初第一次通过M-Learning授予大学学位。学生们可以通过他们的电话和移动电话,最终应用语音综合和语音输入技术,无线接入因特网,学习大学提供的学习材料,D-Learning大学的学位课程。”D-Learning的五大特征如师生分离、教育机构的影响、技术媒体的运用、师生双向交流、学习群体的丧失(学生以独立学习为主), E-Learning已基本具备,但M-Learning除此之外还具备了独一无二的特点,那就是学习者不再限制在电脑桌前,可以自由自在、随时随地进行不同目的、不同方式的学习。学习环境移动的,教师、研究技术人员和学生都是移动的(如图2所示)。M-Learning由学生(用户)向提供“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以任何节奏投递”学习内容的商业公司订购,通过无线PDA和电子邮件技术的结合来实现。


M-Learning: 学习的未来


D-Learning的生成与发展已有150余年的历史。而D-Learning的重要形式——E-Learning在国外真正投入应用却只有五年光景,在我国风行更是近两年的事。从E-Learning到M-Learning,这一发展过程意味着D-Learning的不断成熟。E-Learning目前已成为一个流行术语,在google搜索引擎上,和数字相关的网站达到130万个,这几乎是任何一个专业研究者穷其一生都无法阅读完的数字;而与M-Learning相关的网站在google搜索引擎上也日益增多,达138000多个查询结果。


从D-Learning到E-Learning,从E-Learning到M-Learning, D-Learning不断成熟。1999年下半年,世界人口已达60亿。诺基亚和爱立信两家公司几乎同时宣布: 到2002年,全世界移动电话的数量将达到10亿部。移动电话和计算机通信技术的发展、应用和扩张迅猛异常。蓝齿(Bluetooth)、WAP和KPRS等技术的发展将播音与电话联接,并能无线连接因特网,将多媒体带给了移动电话。基根博士指出: “由D-Learning和移动电话技术相结合产生的M-Learning将为我们展现学习的未来。”2002年11月在都柏林召开的M-Learning学术研讨会及基根博士在大会上作的重要报告《从 E-Learning 到M-Learning》将对世界M-Learning研究和应用产生重大的影响。


D-Learning以单向传输为主,不受时间限制,但缺乏互动和交流;E-Learning利用PC和其它辅助教学系统,大大增强了互动和交流;M-Learning基于互联网,使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虚拟大学成为可能。基根博士在新著的导言中指出: “该书将远程教育视为一个连续统一体,追述了从D-Learning到E-Learning再到M-Learning的演变过程。这三种不同的学习方式相互间并不矛盾。显然,随着E-Learning时代的到来,D-Learning将继续繁荣,而随着移动时代的不断临近,D-Learning和E-Learning将继续并存。展望二十一世纪,学习者将有更多的学习方式可以选择和运用。”

问鼎mlear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