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mlearning

欧洲M-Learning行动计划——戴斯孟德·基根博士新著解读之二

      戴斯孟德·基根博士在《学习的未来: 从E-Learning到M-Learning》一书中,以较大篇幅概述了当前国际M-Learning领域的30个行动计划,其中包括欧盟资助的诸多研究计划。囿于篇幅,笔者择其要者进行解读。


      欧盟IST计划开展移动学习研究


      2001年春,“欧盟IST计划”资助并正式开展移动学习研究。Ericsson、Nokia、 Insite、Telenor Mobil、IT Fornebu Knowation及英、美、德等国的诸多大学参与了此项目。IT Fornebu Knowation的Tove Kristiansen博士在研究报告中这样定义M-Learning,“移动终端技术在学习中得到运用,而社会生活的日趋移动化以及对弹性学习需求的增大又促进了移动终端技术的发展。”他指出该项目是通过使用一些简单的WAP通讯设备,给常规课程的课堂教学提供辅助手段。他详述了E-Learning、M-Learning的发展史,用Brandon Hall教授的话讲,“我感觉到,每当我瞧着Palm VII或移动电话时,我已经在展望学习的未来了。”研究报告的“试开课程”说明了爱立信课程《3G应用导论》是以UMTS技术及其未来的应用与服务为主要内容。学习本课程的18位学员均为Telenor Mobil员工,他们每人一部爱立信R380 WAP移动电话,供学习之用。这种手机具有预订服务、复现、测试、课程评估等功能,并内设意见箱。学习者深切感受到,WAP移动电话是他们学习该课程的一种积极有效的辅助手段。最令他们赞赏的是晚上回到家可进行有效的复习;测试反馈及时;可随时随地随心所欲进行学习。


      报告结尾,Tove Kristiansen博士指出,“若干年后,当宽带多媒体得到普及,移动终端拥有更大的彩屏,提供学习内容的种类将不再受到限制。那时,M-Learning进一步发展所面临的挑战不再是技术上的,而是教育及管理上的。”实践证明,M-Learning可以为员工、观光旅游者、家庭成员、试图改变学历者四个代表性群体提供最大可能的学习机会。


      瑞典维多利亚学院推出移动学习


      在《M-Learning: 促进流动人员的能力发展》的文章中,作者谈到,“‘新经济’组织仰赖经济知识和组织能力。这些组织中的成员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移动’的。他们需要不受时空限制的发展能力的新机会。”3G(第三代移动电话网络)技术的发展使移动学习与个体的能力发展成为美丽的现实。


      杰克正乘火车去见一位客户。他先为此次见面作一些必要的准备(如了解对方背景身份),然后抽时间进行“3G能力发展”的学习。他链接本周刚开通的“电子商务教育网”,观看介绍第一周主题的简短录像片(图1)。录像片里提出了一些有趣的观点,杰克对其中“客户关系管理”(CRM)的概念尤感兴趣。他决定立即与集团中的一位同事进行网上讨论。3G平台很快显示,他的同事有意参与讨论。杰克和他谈了五分钟后,就“CRM”达成共识。杰克决定与集团其他同事分享这一共识,便拟一短信发到“共同讨论区”。


      斯坦福学习实验室开发M-Learning原型


      长期以来,斯坦福大学在美国的远程学习研究方面一直处于霸主地位。2001年夏天,斯坦福学习实验室(SLL)开发了几种较为简单的M-Learning原型,试图将移动电话用于斯坦福大学的语言教学中。这与欧洲的个性化内容教学法有很大的不同。他们将外语学习作为开发内容,以“移动通讯设备可以为学习者在安全、真实、个性化、满足需要的环境中进行复习和听说训练提供良好的机会”作为其研究假设。


      人的“移动性”是和注意力的高度“分散”相关联的。学习者在一定的“零碎”时间中进行什么性质的学习?SLL实验人员进行了三次分离技术测定,为掌握不同语言技能的学习者设计不同的非正式测试题。测试结果分析如下:


      课文测试(借助基于移动网络的移动电话进行词汇测试):


      优势——设计小问题,便于学习者在“零碎”时间内检测知识。


      弊端——人们在户外很难把注意力集中在移动电话的小小荧屏上。一些“碎片”文本很难使学习者在学习新内容时拥有一种沉浸式体验。


      “活生生”的辅导教师(移动电话可传递辅导教师现场说话的声音):


      优势——直接与专家对话是进行语言操练最理想的方式。


      弊端——有时理解很成问题;与辅导教师面谈也不容易。


      语音互动(语音自动控制的词汇测试):


      优势——声音体验可与开车、步行、等候等活动合拍。这种自动系统为人们进行一些易于靠近目标、个性化、受数据库驱使的听说训练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


      弊端——声音识别技术差、移动电话链接的昂贵与易脱落、语音界面设计的复杂性等缺陷常使一些精彩的对话被迫中断。


      SLL实验人员受到语音互动潜力的驱使,试图给学习者提供能靠近目标、丰富、灵活、有弹性的语言学习环境。


      M-Learning是一种“碎片”式经验——学习者在“移动”中(如乘火车、逛街等)无时不受到外界干扰,因此,M-Learning对他们集中注意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学习是一种个人情感体验过程——语言学习尤其需要给学习者提供一种在情感安全环境里进行操练的机会。SLL目前提供的界面是极其友好的,当你答对问题时,它会表示祝贺;当你答错时,则鼓励你重试。


      学习者受挫会丧失自信,降低学习效果——糟糕的移动电话链接和嘈杂的学习环境会导致语音识别受阻、菜单“导航”失灵、考试过程中互动反应失效。这样,学习者受挫后不想继续学下去;另外,学习者会产生一种潜意识——该学习系统笨拙,缺乏人文关怀,提供的是一种低效、无亲和力的学习方式。


      实验效果


      SLL的实验表明,随时随地登录可使学习者每天更加关注西班牙语(或其它语种)的学习,并提高他们的学习积极性。然而,注意力高度分散,以及滥用边缘技术只能破坏环境,不利于学习。SLL的忠告是: 原型越简单越好。学习过程中,应注重开发最适合于听觉、零碎时间、受外界干扰的学习者的那部分内容。鼓励学习者学习个性化,以便与自己的学习风格和背景需要相吻合。


      NOKIA等推行《移动电子商务》


      INSEAD, NOKIA和ICUS构成了亚太地区试行M-Learning的技术联合体。他们开发和推行了一门借助WAP技术NOKIA手机进行授课的电子课程——《移动电子商务》。这种课程利用了WAP移动技术和Web有线技术,使学习者可以通过移动电话和电脑两种形式检索学习内容。


      本课程学习约20小时,要求学员在4-5周内完成。考试/评估合格,颁给INSEAD结业证书。本项目使用的数字装置是: Palm Pilot IIIc及Nokia 6210 WAP移动电话(图3)。


      M-Learning发展缓慢是因为无线装置的荧屏太小,解题速度慢,信息处理欠快捷,储存能力有限。同时,难以将各种不同类型的装置链接到同一个网络上是它最大的局限性。另外,目前的WAP技术使M-Learning非常适合于E-Learning课程中的某些特殊领域,譬如发通知或警报等;适合于员工之间或员工与经理之间的即时交流、反馈快捷的多项选择测试以及日常指导、信息汇编、浏览E-Learning课程学习资料、检索与主题相关的特定信息等等。


      如今,移动技术以单一设备的数据整合和语音功能为重点发展。无论是可登录因特网的移动电话,还是具有电话功能的掌上数字装置,目的都是帮助学习个体在移动学习时检索到各种资料。越来越普及的掌上数字装置,其质量和性能也因微型技术及移动带宽、数据网络的进步而在不断提高。


      欧洲移动学习论坛


      基根博士指出,“只有在大型研讨会上,移动学习这一崭新学习/培训方式才能较好地展现和评价其力量和生命力。”


      2001年9月,英国PJB Associates学术团体成立了“欧洲移动学习论坛”。其目的是为技术销售方、网络操作员、教育专家、培训员、学习内容供应商提供一个交流思想、通过移动无线通讯设备发展学习等问题的中间机构。为了刺激新的商机,促进M-Learning产品的发展及服务质量的提高;为拓宽学习途径,使学习活动更加社会化;帮助社会劳动力不断更新知识和技术,使其竞争力经久不衰。Bates等人试图把这个论坛办成像“剑桥网络”和“慕尼黑网络”那样世界公认的网络机构。他们开展了一系列与M-Learning相关的研究课题,如2002年7月,由欧盟赞助、英国pjb Associates与欧洲移动学习论坛联袂主持的“移动学习研究”启动。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欧洲30个M-Learning行动计划既彼此联系,又相互独立。其中,芬兰素有“移动学习的实验基地”称呼,在组织和实施移动学习行动计划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英、美、德等国在M-Learning的研究开发上也卓有成效。他们的成功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当前,教育部认为继续教育、成人教育才是我国未来现代远程教育的发展方向。中国现代远程教育正在重新定位,以期向纵深发展。教育定位固然重要,但学习方式的改进也不能滞后。我们既要进一步发展E-Learning,又要努力开发和利用M-Learning。 基根博士这样讲,“E-Learning是一个崭新而又发展神速的领域。毫无疑问,随着带宽的增加,中国将像其它国家一样,E-Learning会遍地开花。而M-Learning的前景如何,则仰赖移动电话和PDA的普及及其技术的应用与发展。”

问鼎mlearning